Search:    
Advanced Search   
Posted:2/21/2012 - 0 comment(s) [ Comment ] - 0 trackback(s) [ Trackback ]
  时间松了,反而变得不知所措,当这个寒冷的假期每每凌晨入睡,正午起床,似乎一切都被变得如此落寞。自从假期以来,我好像还从未曾像今天这样的写过一段文字,也许是倦了,也许是懒了,又也许是忘了。
  此刻的我静静的趴在书桌前,敲击键盘,前几天想了一天却只写下了四个字“我很想念”。而今天回首,假期从自己回到家已经过去了23天,剩余的日子也只有16天了,在想想,总该写一些东西祭奠一下,说一说我过往的辛卯和迎来的壬辰。
  腊月25日,总有些人让你牵挂,也总在这假期里会有这样那样的聚会,是的,这一天高中班里的聚会,属于高三的28班,一群熟悉的面孔,回首起那些个过往都不禁的潸然,遥想着迷茫的将来也都踌躇满志。但在今天,除了聊天,大家将一切都化作了尽情的碰杯,尽情的欢笑,尽情的挥洒青春的骄傲,放声歌唱。看着这群我曾经在同一个屋檐下走过一年两年甚至有三年的同学,心情说不出的激动。问及大家,有的已经工作,好多依旧学业,当然也有个别的已经结婚生子,这也许就是时间给我们的改变,一些个人,一些个事,总是在悄然之间就变化成了你不再熟悉的模样。
  腊月28日,照例是一些人的集聚,但相对少了一些,这是十年前同学的聚会,初一的同学,去的人不多,但是还是能记起大家的模样,那些追风年龄的事情。十年过去了,大家都变了,结婚生子的不在少数,工作多年的也比比皆是,唯有我和为数不多的几个还在书本的梦中寻找着所谓的黄金屋和颜如玉。只是当大家聚在一起时,感情的交融只需要一瞬间的融合。
  度过年关,壬辰而来,而这个年后,下一年就是我的本命年了,而我也将在那个年限里结束我的大学,但眼前依旧有一年半载等我度过,年夜里,自己看着那并不在感冒的春晚,感受着不再有多大趣味的春节。想想也许这就是长大的一部分
  年已过,一切的一切都开始了新的轮回,而我却也不得不去考虑我下一步的计划,因为时间隧道里,今年的年末就是我们最后的抉择,考研,就业,都只是在这一年里的决断,2012并不是玛雅神话中所谓的世界末日,但对于我们09级的大学生来说,这却和末日没什么区别,选择的成败决定了你的命运,这可以当作你第二次投胎来看待。
  说实话过年之后,没想到自己还有这么大把的时间去想这些所谓的抉择,但是今年的冷冬却给了我这样的机会,没有什么可以让我再去挣扎的了,想想自己23岁的年龄,想想自己这一路的坎坷和经久的沧桑,终究让我们褪去了那些个稚嫩,学会成长。也许这就是时间教会我们的东西,不知不觉间你要做的、你能做的、你可以做的、你必须做的已经不在你自己的可控制范围内。
  可是我却不是这样的现实主义者,我也许脑袋中的理想成分太多,所以经历了这么多才懂,以前的我只是活在自己的人生字典里面,用属于自己的符号刻画着只有自己才看得懂的文字。可是在时间的浪潮中我慢慢的发现,这些不是社会所能给你的容忍。生活,人生,不会像安妮宝贝《莲花》中的善生和庆昭,你可以在拉萨和墨脱之间来一次生死穿越。
  一切都在时间的长河中明了,在时间一格一格的走动中,大家每一秒都在变化着情绪和感觉,当渐渐走过了那段或者悲伤或者幸福的岁月,记起或者忘记都没有太多的价值,也许在多年后偶尔相遇的人海遇见故知,在不经意的插肩中找到旧识,才是那段快乐或者悲伤时刻的价值
  流年,岁月,缱绻的人生,谁能敌得过。想起了谁,忘记了谁,除了你自己又有谁能知道,明了。有些人不愿提起,有些人也无法忘记,只是在文字的结尾始终会夹带着一段尾巴,告诉那个不在了的她,删除了所有,却未曾有点滴的忘却。
Delicious Digg Facebook Fark MySpace
Archive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