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dvanced Search   
Posted:2/21/2012 - 0 comment(s) [ Comment ] - 0 trackback(s) [ Trackback ]
  婵儿昨天说,每天放学回家,爸爸妈妈都不在家,她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她说:“最好让我放学后去同学家,人多点,热闹的地方,最好还有大人在,那我就不会害怕了。”她向我道出了她的恐惧:她是如此害怕孤独!直到来青岛前,婵儿一直和我同床睡,中间有过短暂的分床,但不久又会恢复原状,所以她早已习惯了身边有我陪睡的日子。我曾经开玩笑说自己是“三陪”,陪吃、陪睡、陪玩。有了新家后,她有了自己的小床,自然她开始独自一人睡了。
  一开始也许是新奇,分床还算比较顺利。但没过多久,她便要求我陪她,还提出如果我不陪她便给她买个抱枕,其实每晚她都要和至少两个公仔一起入睡(睡着后我再悄悄把那些玩具拿走,怕万一堵住了嘴巴或鼻子使她呼吸受阻),抱枕买回来了,可她还是吵着让我陪她,有时我陪她睡一会,等她睡着了我再起来做自己的事,有几次小家伙半夜里叫着“妈妈”,爬上大床,钻进了我的被窝……
  闲聊时,她说每天回家一个人上楼梯时就大声唱歌,有几次干脆背课文,这样就没那么害怕了。想起了在深圳她每次午睡将醒时总会大叫“妈妈”,这时候,我会抱着她,安慰她。我早已意识到她内心一定藏着某种恐惧,而我却始终没有办法消除她的这种恐惧。在她的心里,妈妈就是一切力量的来源,她说,“有妈妈,我便什么都不怕了。”想起如此种种,我的心里真不是滋味,真难为了孩子。
  一个人总会是有恐惧的时候吧?记得小时候,用爸爸的话说我是贼胆子。约两三岁时,有一天夜里,爸爸妈妈去磨坊磨面去了(那个年代磨面都要排队),我一觉醒来不见了爸妈,心里的恐惧使然,赤身****的我,竟然在风雨交加雷电轰鸣的夏夜去磨坊找爸妈,记得妈妈当时就在我的屁股上“啪啪”几下,直到现在仿佛都能听到那清脆的声音。
  用妈妈话来说我太不听话了(我做事从不管后果,只要决定了就不顾一切,妈妈说我就是一头倔驴子),所谓的不听话是不知事情背后潜藏的危险,所以,妈妈为我操了很多心。但由于妈妈的严格甚至是严厉,使我与妈妈的沟通受阻,年少而叛逆的我一定让妈妈很伤心吧?当时的我全然不知妈妈的无奈,多年后,我也做了母亲,回想起在妈妈身边的日子,我是多么的不懂事,一定让妈妈伤透了心吧?还好,我还有机会去弥补曾经的无知,隔几天我会打电话给妈妈,和她聊聊天,说说话,嘱咐她和爸保重身体,告诉她我们都好,不用担心。其实在我的心里,妈妈何尝又不是我的全部呢?想起妈妈,我的心里就会坦然很多,因为我知道,无论天涯海角,妈妈始终和我在一起。
  我还是想办法去减轻婵儿的恐惧吧,昨天我跟她说,“你回家后只要记得家是最温暖的地方,即使爸爸妈妈不在,也会有爸爸妈妈的影子呀,再说了,你如果专心的写作业时间会过得很快,等你写完了,爸爸也就回家了。”可婵似乎根本没听进去,睡觉的时候依然抱了几个娃娃……看着她熟睡的模样,亲亲她的脸蛋,然后拿走了公仔,祝她做个好梦吧!
  于2010年10月28日
Delicious Digg Facebook Fark MySpace
Archive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