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dvanced Search   
Posted:2/23/2012 - 0 comment(s) [ Comment ] - 0 trackback(s) [ Trackback ]
  今夜,小雨细细碎碎的滴答着它的低吟。先生匆匆从南京赶回来,带着满身的疲倦询问了孩子的假期表现。孩子这几天表现的很好,自觉完成作业,自己看漫画,自己玩玩具,自己看电视,一切都是自己,叫他洗苹果他就洗了送我吃,自己编些自认为幽默的语言逗我笑,乖巧可爱,我自然十分满意顺心。不用提醒自动洗手,冲蜂**滋润自己的身体,自己趴在写字台上背单词,默写单词,背诵课文。一切都有变化,我想生活生活中一切有转变的他开始慢慢收敛了顽童的天性,把学习任务看作是必须打下的战役。所以,他接受并适应,不再有那么多为什么不让我玩的问号和委屈了。
  时常,抬起头来注视着他,观察他的言行举止。发现他说话从容有度,语速较慢,声音像我比较娇嫩纤细。走起路来,呼呼生风,有了许多男子汉的小小雄姿,小小年纪的他很大男子主义,这不禁让我好笑并感慨。
  从四十九公分长到一米四七,这九十八公分里记录了多少的欢声笑语和辛苦劳累。这会儿,他睡熟了,我抚摸着他细嫩的脸蛋,看着他弯弯的睫毛微微的颤动着,感慨万千,这岁月滋润了他,催老了我。
  生活对于我是简单的,生命对于我也是飞速滚动着毫不留情,不肯慢下前进的步伐。太阳升起对我笑了一下,我心神荡漾之中便从青涩转为成熟,不由分说,年华就溜走的一干二净。来不及心伤,就得视死如归的奔波于教育孩子,辅佐先生,交际社会,提高突破自己,忙的早早晚晚,我被时间追着跑,多少年,没有睡过一个早觉,没有一天放心,累的真想一脚把我踢回无忧无虑的未婚年代去,却突然间我拥有了大把的闲散时间任由我随便打发恣意浪费。
  于是,父亲临终前他意外发现我的写作天赋,交待我不要轻视,我有能力在写作上发挥我的特长。带着他的嘱咐和期待,我认真的一头扎进了这浩瀚的文学世界里来。津津有味的品尝着文学带给我的美好,留连忘返。老爸是传统文人,写过许多,无法记数,曾经的他非常风光,在这个小城镇,家中每日都是人来人往,络绎不绝,茶几上的茶叶罐以飞快的速度下降着高度。家里的书橱,写字台堆着不知多少本无发清点的各种书籍,我却永远遗憾的与之失之交臂的浪费掉现成的老师。当时那么多文人的造访,文学青年的求师,我只当那是当然的,从来没有想过那是父亲的学问带给我们的热闹与欢乐。
  父亲的学生遍布小城的各个显要机构,几乎每个领域都有他学生的身影,出类拔萃,也是他老时心中的骄傲。
  如今的我,清高不比他少一丝,学问却不及他百分之一,沮丧和悔恨时刻游荡在我心间,冷不防间窜出来咬我一口,疼的我倒抽冷气眼泪汪汪。
  他的嘱托时而冒出来敲打我一下,把我浑身乱钻的懒虫震的无影无踪。这两月,我苦恼,老爸,你能知道么?我似乎失去了方向,我搞不明白我究竟怎么选择才是最适合我的路,因为迷茫,所以颓废,懒散。可这日子却跟火箭似的飕飕的猛往前窜,我空着两手吞咽着无地自容,羞愧难忍。
  擅长散文,却又痴迷上诗歌,我的心左右摇晃难定,这两天,我迷上欧阳修的词,迷上的迷,到底如何选择?老爸!无人商量,迷失方向,我想你……
Delicious Digg Facebook Fark MySpace
Archive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