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dvanced Search   
Posted:2/23/2012 - 0 comment(s) [ Comment ] - 0 trackback(s) [ Trackback ]
  “无缘何生厮世,有情能累此生”。傅斯年一语道破了“情”字的玄机,相比之下,瓦西列夫的《情爱论》却是洋洋万言不知所云,象个�里�嗦的老太太。他的失败之处在于,把纯自然的、天生的真情,拿到实验室里去培植,还要用各种理论来浇灌,最终结的果实肯定是畸形。
  事实上情也好,爱也罢,如同阳光雨露一样,都是上天对人类的馈赠,尽管享受就是,何必研究来研究去的,还搞不明白!
  一轮明月,悬于苍穹,柔柔的光辉洒在古道、大漠、莽原,照耀着人间每一个角落,你能说那晶莹的月辉不是真情?
  不须论证,真情无处不在。“得成比目何辞死,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爱情,“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的友情,“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的亲情,都是真情的最好写照。虽不曾被文人骚客大事渲染,不曾被吟游诗人到处传诵,但它是最纯的心灵守候,最美的灵魂归宿。
  爱情是世间最亮丽的风景,所以人们不惜牺牲生命去寻觅追求。浔阳江上“夜深思梦少年事,梦啼妆泪红阑干”的歌女、西子湖畔“香车犹待西陵下,翠烛幽光夜夜箫”的苏小小、南渡之后“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的易安居士、更有千古传诵的梁祝化蝶,哪一首不是世间的绝唱、灵魂的交响?
  伯牙的琴声仍在山间飘荡,子期的“巍巍乎志在高山”仍在谷中回响,千古知音最难觅,摔碎的古琴在岁月里弹拨着情殇
  血浓于水,亲情无需我们做出“捐肾救母”感动中国的壮举,也无需我们时时刻刻的语言表达。它是简单纯朴的,只要我们长怀于心就够了,象冰心一样,奁内珍藏着慈母的青丝,驶向陌生的国度,那是最好的护身符和驱邪之物。
  通往真情的小径上,必有世间难以寻找而又偏偏会被你遇到的幸福和美好。  
Delicious Digg Facebook Fark MySpace
Archive
Categories